我要一直给她送下去

2020-01-16 22:05

去年夏天,辛怡被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诊断为“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型”,必须马上进行骨髓移植。5个月的治疗期间,经历五次骨髓配对之后,出现了高配对人选,但直到辛怡第三次化疗结束,匿名的骨髓捐赠人选一直没有回音。

彭宁已经向福建省红十字会申请适用“大病医疗救助”和适用于14周岁以下(含14周岁)白血病患者的“小天使”基金,顺利的话,大约可以获得6万元的帮扶,但均为事后救助。

辛怡是个活泼可爱的少女,即便化疗导致头发全掉,她仍能对摄影记者开玩笑说,“我眼睛很大,有没有和范冰冰一样美?”

“也是遇到了很多贵人,得到了很多帮助,获得了24万元的捐赠。”彭宁打开他手机中密密麻麻的银行转账记录,点着上面的人名。借助这些力量,彭宁一家熬过了最初的困境,但后续治疗接踵而至的20万元资金缺口,令这位49岁的父亲寝食难安。(如果您愿意帮助辛怡,可以拨打13705051821与她父亲彭先生联系,或直接捐款至6232111820005822127,开户行:建设银行铜盘支行,户名彭宁)

“我决定自己救我的女儿。”彭宁借助协和医院的造血干细胞移植半相合移植技术,今年2月16日为女儿移植了自己的骨髓和造血干细胞。如今,彭辛怡正在协和医院的无菌仓康复治疗,彭宁则在手术第二天后就出院回家疗养。

5日下午,中新社记者在位于福州仓山施埔后支路的民宅里,见到了动手术未满15天的彭宁。他正在打点给女儿送去的元宵节食品。当他缓慢地爬上楼梯时,一手抓着栏杆,一手扶着后腰。

彭宁的工资2000元出头,妻子陈美勇本来在大学里做保洁员,还有1400元的收入,这几个月来为照顾女儿,已经把工作给停掉了。

当天,来到医院无菌仓,隔着玻璃,陈美勇把煮好的汤圆给女儿看。辛怡并不能吃,她只吃得下线面糊,但他们一家都喜欢这样的形式。

“她毕竟还小。”陈美勇没法像女儿那样咧嘴笑。当记者陪同彭宁夫妇探望女儿出来后对她说,“你很勇敢,这一次你没对女儿流眼泪”,她的眼眶却瞬间红了。

医生叮嘱他要卧床休息半个月。“也确实不好受,针打的是腰,不知怎么头要爆掉一样。”但术后第三天,有人请他出车做白事,酬金100元(人民币,下同),彭宁马上就下地了。

中新网福州3月5日电 (林春茵 陈丽媛)3月5日正月十五元宵节,彭宁一早来到福州三坊七巷南后街,按照福州习俗,为他的14岁女儿彭辛怡买一盏元宵节花灯。红艳艳的荔枝灯,寓意女孩子红红火火,讨喜平安。

几个月来,陈美勇的眼眶越来越黑。“我现在一天只睡四个小时,”她小声而快速地说,“我不能跨掉,但我睡不着。”

“做移植手术前我一点都没有犹豫,手术后我一夜夜睡不着,我怕我垮掉。”彭宁摩挲着一张协和医院血液科对自愿捐赠骨髓者发出的感谢信,声音低沉下来。

“从后腰打两个洞下去,到现在还在酸痛,坐不下去。”曾经开过公交车的彭宁苦笑道,还好自己身体好,撑得住,“如果女儿的痛能转移到我这里来,再痛一倍我也愿意。”

14岁的辛怡已经在无菌仓住了一个月,从死到生走了一圈。陈美勇曾经给她带去两本书,被消毒液浸泡得全都卷页的书本,摆在她枕边。看到红艳艳的荔枝灯,她笑着叮嘱爸爸,一定要放在她房间等她回家。

协和医院血液科医生陈萍评价辛怡勇敢乐观,令人喜欢,“她的父亲母亲都很配合,他们一家同舟共济去战胜病魔,我感觉特别好。”

“我等她出来。她16岁,我要给她送状元骑马灯;她结婚了,我还要给她送观音娘娘送子灯,我要一直给她送下去。”彭宁说。